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洗闲阁

在书房里的旅行

 
 
 

日志

 
 

[洗闲阁文录]中国崛起的国际视野[续2]  

2009-05-26 02:26:18|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洗闲阁文录]中国崛起的国际视野[2]

 ——评点[]戴维·蓝普顿著《中国力量的三面——军力、财力和智力》

 

 

第四章  智 力

 

     “我们只出口电脑,不出口革命——郑必坚”——99

     随着时移事迁,中国更紧密地与世界交溶,世界越发需要清晰看见中国作为一支负责任的文明、进步的理念力量投入。

 

“问题不在于中国是共产主义的,而在于中国是民族主义的。”——122

中国的政权稳固有两大基础——经济快速增长以及得到积极捍卫的民族主义价值观民族主义可以成为加强政权合法性的支柱,也可以成为剌向面对外来挑战软弱无能的领导层的一支大众投枪。当经济增长需要全球化,而全球化在某种程度影响‘民族自决权’和‘经济主权’时,一个害怕全球化的大众群体与认为此类增长对自身以及对民族生存至关重要的精英阶层的矛盾将上升,现代中国历史提供了无数民族主义双重性的例子。”——122

就目前中国而言,民族主义确实是一个令人尴尬的问题:在面对外国各种阻遏压力时,可以从中吸取力量源泉。但运用不当,也会带来灾难(义和团就是例子)。民族主义本质上与理性背道而驰,并以此为荣。因此,民族主义的偏激一直是一个令人头痛的毛痛。民族主义是不健全的社会的产物,在当今发达国家已经没有市场。深刻考查中国近代以来,民族主义作为一股潜流,一直在与国际主义主流搏击。

 

 

第五章  中国及其邻国

 

“早在2000年,康多莉扎·赖斯就曾写道:‘在遏制中国力量和安全野心的同时,通过经济互动来促进中国的内部转变非常重要。应当遵循合作,但在利益冲突之时,我们也永远不应害怕面对中国。’”——150

我们或许可以将赖斯的原话变通一下讲:在遏制美国对中国力量和安全野心的同时,通过经济互动来促进美国对中国安全合理诉求转变非常重要。应当遵循合作,但在利益冲突之时,我们也永远不应害怕面对美国。

其实,这都是一个理性的国家不容怀疑的底线,一个国家的安全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

 

“美国人企图将中国影响力的增长解释为美国‘被挤出亚洲’,这是不准确的。”——152

如果美国总自以为是地把中国设计成‘假想敌人’,与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联合制造遏制政策,中国为自身安全计,必然会引发极力反弹,最终将美国挤出亚洲,也是合理合情而可以理解的战略必须。

 

“中国的最高外交政策侧重点是与美国保持良好关糸,尽管北京乐见在地区整合中弱化美国因素,但却不会以牺牲中美关系为代价达到这一目的。从中国安全的角度来看,中国关心‘美国军事力量在亚洲的存在,并且越来越担心美国会收紧套索。因此,中国也对套索更感兴趣’。”——154

这几乎也是真的。

 

“美国以及这个地区内的其他国家,应当积极推动中国尽可能多的多边安全、经济和其他机制中的成员身份,‘这至少会拴住中国人’,并且‘是比武力更廉价的规范方式’。”——154

“美国倾向于将推动人权和民主放在美国目标首位的做法是低效而且适得其反的。人们明显感到美国人有双重标准:‘美国批评中国的国防开支,却对本国国防开支不置一词。似乎美国天生就有特权。为什么美国不能接受其他国家的崛起?这一点不得人心。’”——155

美国多少显得太自恋了些,个人祟拜了些,甚至象一个黑心老大,将他的价值标准不问青红皂白压向不堪承受的小弟双肩。中国有其屈辱的近现代史,“救亡”重于一切。从另一角度讲,谁都知道人权和民主是好东西,都想要,可不是谁都有美欧这样的好运气,俗话说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无视中国的历史和现实只能造成大乱。

 

第六章  危险的平衡

 

“中国在维持国内稳定同时实现经济增长的过程中面临两项最大的挑战。第一个,发展过程中,体制面临一系列问题必须加以控制或解决,这些问题出现的速度以及呈现的规模是中国特有的。第二大挑战,是在由人口和国际体系加于体制的需求与该体制满足这些需求的能力之间维持平衡。——176

这就是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现实,随着逐步溶入国际大家中,中国特色必然会逐渐淡化。

 

“他们(加布里埃尔·阿尔蒙德和宾厄姆·鲍威尔,比较政治哲学理论家——洗闲阁注)列出四种发展危机:国家建设危机(建立国家权威并创造抽取资源的机制,管理运行,提供安全,表达并累积社会利益,分配利润),身份建设危机(在臣民或公民中间创设作为一个国家的身份以及忠诚度),参与危机(公民在政治机制运行过程中要求更多的话语权),分配危机(新的参与方式创造出对利益分配的需求更改)”。——177

这四种理论归纳对制定国家管理策略很有启示。

 

“中国的体制正处在过度负荷的边缘,它资源不足,机制能力有限。”——177.

 

“中国的机制不足:没有完全适当的机制能力去合理管控日益增长的市场化、城市化和全球化的体系。中国政府和机制结构的问题不在于它们太强,而在于通常情况下它们太弱。中国政制处在边缘状况,一方面需求压力过大,另一方面处理和应对这些需求的机制并不完全合适且负担过重。”——182

中国一方面是经济上的高速发展,一方面是体制的严重滞后,特别是伴随经济发展而来的公民对国家政策参与和监督,社会公平与正义等等国家资源的增长需求机制没有创新突破。这都造成了一定的国家管理断层和下层阶级的身份认同危机。而要想根本改变这种状况,只能期待政治改革上有更大解放。

 

 

第七章  中国力量对美国和世界意味着什么

 

“中国的共识是获得过度的强制力量是一种国家不安全配方,而不是为了国家安全。中国人根据其漫长的民族历史和古代帝国的经验总结说,过度强调强制力量阻碍国内经济发展。社会军事化的国内效应,可能是过度的开支和政权衰败,外部反应很可能是其他国家的遏制努力。正如一位中国分析家所言:‘挑战当今世界秩序的代价要远远超过虚幻的收益,还将破坏中国和平崛起。’——222

和平崛起就是在总结过往历史中,结合国家现实环境与国际主流而采取的理性纲领。

 

“美国和中国都进入了一场双重赌局,我相信目前的筹码是理性的。但是两国国内各有一大部分人对现状感到不安。美国赌的是,随着中国更加强大,它会更加社会化,贯彻国际体系的各项原则,由于互相依赖,中国还会变得象前任副国务卿佐立克所言,成为稳定的国际体系中一个‘负责任的利益攸关者’。中国赌的是,尽管对于中国力量有许多负面传言,但美国会逐渐系统化地看待中国力量的增长,美国会最终坚定地帮助中国力量的增长。这些‘命题’已经‘下注’,不仅由两国的领导层,也由两国国内的中产阶级和社会组织来赌,而筹码相当高。”——230

在当前中国的现实环境中,中产阶级还不是一个稳定而强大到能够代表国家中心利益的阶层,也还没有赢得领导层和更广大民众足够的信任.

而无论从哪个层面上,中国与美国,或世界上更多的国家,这个赌局都是双向的,一荣俱兴,一败俱衰,谁也脱不了关系,因为中国已经与世界无论是政治、经济、文化,还是军事已经溶为一体,并且没有回头路可走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