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洗闲阁

在书房里的旅行

 
 
 

日志

 
 

政府、公民与社会——超越宪政的沉思  

2010-09-01 22:47:25|  分类: 社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府、公民与社会

——超越宪政的沉思

 

 

 

国家构成分为三个交互作用的空间系统:政府、公民、社会。

 

 

1.政府与公民

 

由两个相互制约又支持的实体空间——政府和公民,共生一个虚拟的社会空间,任何单系统的弱小或强大都不是国家理想与理性的管理型态,由此也不难看出其本质上的脆弱性。政府和公民任何单系统也都不能代表国家根本利益,民主选举的政府因产生于公民合法正当授权,也仅代表性机会多一些而已,即使权力再大如皇权专制政府,如异族侵略殖民的占领政府,即或是社会被这种政府强制改造,也因缺乏公民系统的认同支撑,不具备正当合法性,都不能说这个政府当然代表国家利益。同理,某群体公民也不能自称代表国家利益。国家只能由社会空间系统认可,非它,就只能是强权或欺骗。

 

政府是由既得利益阶层推选出来的精英群体代理国家事务的机构,又由于公民是一个由不同阶层,不同利益诉求的松散群落,政府就只能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而不可能是全体国民。一个符合法律又拥有道德威权的政府,必会是代表了多数人的现实利益,并为实现其大众理想自觉努力,同时也能保护少数人权利的政府。

 

我们常常看见人们将政府权力等同于国家权利,这是错误的或有意的误导。

 

由于政府掌握着国家的强制力量,公民又由于自身的分化,虽然庞大,但多数时候处于弱势,最容易充当反抗者的角色,政府与公民在社会层面天然具有一种对抗性关系。因而国家必须将部分公器独立于政府与公民之外,隶属于社会,保证社会的基本稳定,如军队,如司法,如媒体,他们应该对政府与公民都具有独立强大的监督力量。

 

政府只有社会公共性,不存在私有空间,而公民有双重性,既有社会公共性又有基于家庭的私有生活空间,公民的私有生活空间不容政府侵犯。政府将全部公权力交给社会,作为交换,公民也将公权力部分交给政府,以获得私有空间的保护——两者本质上都是非自愿的,从而形成相互制约又支持的社会公共政治博弈空间,最终在双方谅解的基础上形成国家进步力量。

 

公民由于已经将公权力交付政府,以提供合法追求幸福的公平法律保护,政府就必须保护符合社会契约精神的公民私人权利神圣不可侵犯,如信仰自由、迁徙自由等等,那怕有时候看去不太符合社会公德,不同群体可以在社会空间做道德审判,但不可以用法律强制力量投入实体监狱,克林顿与莱温斯基偷情事件就是最好案例,偷情只属不符合公共道德的私权领域,严重者可以解除公职但不可递解法司。而我国部分政府官员以贪钱渎权交易色相,则违反政府与公民达成的法律契约精神,出卖了公权力,理当受到法律与道德的双重惩罚。

 

政府、公民与社会——超越宪政的沉思 - 洗闲阁 - 洗闲阁政府的最大灾难是专制——缺乏自由、平等和透明公正并运行良好的法制是国家一切灾祸的根源。

 

 

2.社会

 

 

尊严来自权利。

 

社会是政府与公民各自退让部分权力而形成的客观公共政治空间,双方都能在这个空间以法律为准绳自由表达愿望与诉求,因而,社会的最大特征是舆论影响,而不能超越成为一种实然的剥夺性行为,如镇压与暴乱。

 

无论什么社会组织形态,民主选举社会或集权专制社会,由于政府的本性只是为既得利益阶层谋取最大利益,因而不断与其它失意阶层发生冲突,而如果社会空间足够强大,则能够承担理性的博弈,否则,政府与公民只能短兵相接,国家危机凸现——例如,中国大部分历史就一直表现为缺乏相对强大而理性的社会空间,导致政府与公民直接对接,没有游戏规范转寰的第三方,必然造成双方关系紧张,国家危机重重。

 

社会空间越强大,政府就越不需要更多公权力,公民的私权力越会得到保障,整个国家也就会更理性、开放、富裕、和谐。那些西欧富裕小国如瑞士、比利时、冰岛等是很好的例子。

 

社会是政府与公民集团博弈的缓冲空间。

 

所谓社会和谐,有两层含义:一是政府在公正法制规范下的透明治理,二是公民自由追求个人幸福的权力必须得到公平公正的保护。

 

医疗、教育、社会保障、房地产业等领域都应该属于更偏向保护公民生存与发展的社会福利,政府应该受限在这些领域的扩权逐利本能,除此而在其它商业与工业的社会经济领域,政府则只需提供可操作的自由公平竞争的法制平台。

 

社会是否良性健康运转,关键在于政府与公民是否权利平等,是否在理性与法制的轨道上运行,而政府和公民在社会空间博弈的最重要推动力量是公平妥协。也即是,公平妥协是制约政府和公民无限欲求,并最终达成契约的最重要的理性力量,是一切政治、经济、国防及民生的基础力量。因此,一个强大健康的社会空间自有其解放人性,净化浊质的功能。

 

国家力量绝非来自政府或公民,而是来自两者互加的社会,民主党执政并不显然地比共和党执政带来更多国家力量增长,同理,信仰天主教的公民也并不当然地比信仰基督教的公民更能给国家增加力量,因为社会存在的型态是构成国家型态的关键因素,社会力量才是国家的根本力量,能拒敌于千里之外,也能杀敌于无形。国家的政治、经济、军事力量都是依附于社会的力量,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国家的一切力量也都是为了保护社会正常运转的力量。

 

一个国家的进步活力,关键在社会是否足够开放。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