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洗闲阁

在书房里的旅行

 
 
 

日志

 
 

私房阅读[二]   

2010-09-02 23:57:49|  分类: 读书园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私房阅读[二]  



  2:《局外人》,(法)加缪著,孟安译,中篇小说。  
  
  实际上我有两个翻译版本,孟安译本载于浙江人民出版社1981年5月1版《诺贝尔文学奖金获奖作家作品选》(上下)上册,书名有些罗嗦,那时国门初开,世界陌生,诺贝尔奖也是新鲜事,现在没有谁再取这么傻的书名了。另一个版本是郭宏安译的《加缪中短篇小说集》,外国文学出版社1985年2月1版,两相比较,我似乎更喜欢孟安译本,感觉它在汉语表达上更婉转精致一些,例如小说开头一段:
  
  今天,妈妈死了。也许是昨天,我不知道。我收到养老院的一封电报,说:“母死。明日葬。专此通知。”这说明不了什么。可能是昨天死的。——郭译
  
  母亲今天死了。也许是昨天死的,我不清楚。我收到养老院一封电报,电文是:“母死,明日葬。专此通知。”从电报上看不出什么来。很可能昨天已经死了。——孟译
  
  在世界现代以来的文学史上,被专家和普通读者评说最多的中短篇小说,可能算《老人与海》,而第二把交椅应该非《局外人》莫属,足见其经典的巨大影响力。
  
  提到《老人与海》,就先说一点题外话。我们似乎可以说,海明威写了一个在异常环境中发生的正常故
事,老渔夫圣地亚哥的正面勇气鼓舞人心。而《局外人》写了一个正常环境下发生的异常故事,主人公莫尔索也展示了对生活的不妥协,但却是基于一种对生命意义根本的怀疑,更具荷马史诗的悲剧力量。两部小说视角不同,在探索人类精神层次上却都相当深刻,光彩夺目。
  
  确实,我们表面上很难看出《局外人》所描写的世界有什么不正常,无论是养老院的老人,主人公莫尔索的情人、老板、朋友,还是我们根本就不太信任的神父和国家公职人员如法官、律师,他们好象都多少表达了人类社会正常的思想和情感。
  
  但关键是,我们是否真正能够意识到笛卡尔所言“我思,故我在”,人的真正存在是不屈从于外部事物的,莫尔索的英雄悲剧恰恰就是
只听从自己内心的召唤,而不是简单地作社会的应声虫。
  
  自工业革命以来,物质化对人类情感互通的侵蚀、疏离,造成了更加严重的沟通困境,特别是小说发表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人类互相之间的猜疑、杀戮,造成相当一部分人对生活充满迷惘,甘于自我流放,世界的荒谬造就了“局外人”的产生。
  
  加缪从存在主义哲学思想出发,深刻地揭示了人性与社会的对立,莫尔索将自己疏离于社会之外,是为了保有“我思,故我在”的人性自由权利。加缪认为世界是荒谬的,人与人从根本上无法沟通。
  
  莫尔索确实是一个被塑造得有血有肉,摸得着看得见,相当生动的一个文学人物形象。其成功之处得力于加缪杰出的文学才能。
  
  《局外人》是一篇思想现代而艺术手法相当传统的小说,结构精致,情节通过四段场景——养老院,住所,海边,最后在监狱,步步为营,真实可感地描写了他与各类人物的“局外人”关系,这些都丰富了莫尔索的人物形象。
  
  最后提示一下,如果说加缪的《局外人》所反映的是个体自我与大众价值观的冲突,这个冲突也还基本上可说是等价的,只是他主动放弃才成了“局外人”。更可怕的是南非伟大作家库切的著名长篇小说《迈克尔.K的生活与时代》,黑暗的现实强迫性地剥夺了主人公K的社会生存权利,生活呈现为一个根本无法进入的更令人恐怖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