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洗闲阁

在书房里的旅行

 
 
 

日志

 
 

小意思(二十七)  

2015-12-20 22:09:56|  分类: 随笔随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意思(二十七)


        美国当代最有影响力的心理学家丹尼尔·卡尼曼在他的巨著《思考,快与慢》中,讲了一个心理学小故事,简明易懂地印证了人类心理在不同情景中的变化。
        我们会为一个男人到死都深信自己的妻子很爱他而深深感动。然而,当我们听说他的妻子多年前就有了情夫,与这个男人在一起只是为了他的钱时,就会为这个男人感到悲哀。我们随后又被告知,这个丈夫由于一直蒙在鼓里而一生都很快乐,这时候,就会引发我们深深地同情之心。
        人生如戏,人类的情感记忆(或偏好)所关注的不是时间的流逝,而是有意义的事件和值得珍藏的时刻,也就是卡尼曼在书中所说的过程忽视和峰终定律(影响记忆的不是时间长短,而是体验的最高峰值和结束时的感受)。

        金钱因为无所不在而又总是最紧缺,成为人类所有制造出来的物品中,最容易被盗窃的东西。

        美国作家乔纳森·弗兰岑在《筛烟灰》(见《如何独处》一书)文中,对香烟有许多非常独特的解析与批评。比如形容烟味是“对鼻部隐私的侵犯”,“是靠自卫般的毒雾来巩固排他性”,“拿难闻、体臭味的云斯顿当泻药的公共厕所遭到毒气攻击”。“每当我在电影里看到男女演员吞云吐雾,我都会想象芘和酚蹂躏柔嫩的上皮细胞和他们支气管中卖力工作的纤毛,一氧化碳和氰化物黏住他们的血红素,他们被化学物质荼毒的心脏绞起、拉紧。”
        最深刻的是对香烟的社会性剖析,弗兰岑举起短矛,刺穿现代工业文明的死穴。
        “香烟蕴含着一种动人的末日情怀……无名无姓、富死亡气息、飞弹状的圆柱体。香烟是现代战争的固定配件,是士兵最好的朋友。”“香烟的潜在致命性反成慰藉,因为它能让我更亲近末日,让我熟悉它惊骇的轮廓,让世界潜在的灭亡没那么诡谲,也没那么具威胁性。时间会在吸烟期间停止:吸烟时,你鲜明地呈现在自己面前;你不再浑浑噩噩、不由自主地匆忙。这就是为什么会给死刑犯最后一根烟,也是为什么当泰坦尼克号下沉时(故事这么说),穿晚礼服的绅士们要在船尾吞云吐雾:确定自己真的来过人世,离开便容易得多。”“香烟是近代的使者,是工业资本主义和高密度城市的至交。群伙、运动机能亢进、大规模生产、令人麻木生厌的劳务和社会动乱,全都与香烟有相关性。若以绝对单位数计,香烟的消费(支)无疑令其他任何由制造产生的消费品相形见绌。”
        弗兰岑在文中转引《纽约时报》1925年的一篇社论,香烟“短小精干、易于尝试、易于完成也易于在完成前丢弃。”“香烟是机器时代的象征,而最基本的齿轮、机轮与杠杆则是人类的神经。”对于装配线员工,香烟是鸦片,将难挨、一成不变的漫漫长日分解成可管理的单位。对于女性,香烟成为解放的象征,选票的暂时替代品。总而言之,弗兰岑总结:我们无法想象没有香烟的二十世纪。香烟如此欠缺个性以致难以被察觉,但又无所不在。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